新闻中心

超前教学扰乱正常教学秩序

——地方两会关注课外补习热

您当前的位置 :VWIN首页网  >> 新闻中心     来源: 2018-02-01 14:01:52 
分享到

■关注地方两会

新华社记者

随着中小学陆续放寒假,各种课外培训班又火了起来,这一现象也成为地方两会关注的话题。课外补习虽不是新现象,但日渐走高的补课费用,让很多家庭“不得不补”而又“苦不堪言”。应该如何缓解家长的焦虑?怎样规范课外补习市场存在的乱象?代表委员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补习“竞争”不断下移,补课费用直追住房按揭

1月26日是上海市中小学生放寒假的日子,但很多学生发现自己的假期并不轻松,几乎被培训班课程排满了:一三五奥数,二四六英语……网络上流传的段子“上一秒母慈子孝、下一秒鸡飞狗跳”,折射出了这种教育焦虑症。

要缓解焦虑,就得课外“补补补”。所谓“学校减负、家长增负,校内减负、校外增负,公办学校减负、社会培训机构增负”,课外补习热正呈现愈演愈烈之势。

覆盖面不断扩大。中国教育学会发布的报告显示,在北京、上海、广州等一线城市,参加课外辅导的中小学生,占到在校生总数的70%左右。

“竞争”线不断下移。上海市人大代表吴坚说,为了上“名校”,很多家长焦虑不堪,给孩子提前补习,补习的阶段从初中升高中,降低到小学升初中甚至幼儿园升小学。

补课费用逐渐走高。“课外补习往往收费不菲,我身边的一些80后白领夫妻,每月住房按揭还不到一万元,但孩子的补课费已经快赶上这个水平,这大大加重了家庭负担。”吴坚说。

民革广东省委在一份提案中表示,上补习班拼的不仅是学生和家长的体力心力,更是家庭的实力。一些家庭相对困难的学生,被挡在补习班外,在和其他学生竞争时处于不利位置,造成了新的教育不公平现象。

从“补习”到“超前教学”,规范培训市场呼声高

究竟应该如何看待课外补习?应该说,其存在是基于巨大的市场需求。

“补课不是绝对的不好,关键是要去除盲目性和功利性。补课有科学文化类的也有艺术类的,在孩子有兴趣的情况下,可以基于全面发展的需要开展‘学有余力’的补课。”上海市人大代表、大宁国际小学教育集团总校长徐晓唯表示。

民革广东省委在提案中指出,课外培训本来的定义是“补习”,但现今培训机构早已经超越了“补习”的概念。“初中学高中课程、小学读初中课程、学龄前认字过百”——这样的超前教学,成为不少培训机构的常态。“超前教学通过‘提前教、超纲教、变相押题’等手段,短期内快速提高学生成绩的同时,违背了教育规律,也扰乱了学校正常的教学秩序。”

安徽省人大代表、合肥师范附属小学校长张红认为,培训机构对义务教育阶段学生所开展的过度、过量的课外补习,既加剧了学生对于课外负担重的“迷茫症”,也助长了家长盲目择校的“焦虑症”。

打击违规办学,探索“负面清单”

针对课外培训市场的乱象,部分地方已出手整顿。去年下半年,上海又针对民办培训机构出台“一标准两办法”,明确规定“严禁拔高教学要求、严禁加快教学进度、严禁增加教学难度”,倡导尊重教育规律和学生成长规律。

近日召开的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也提出,2018年要出台促进校外教育培训机构规范有序发展的意见,探索建立“负面清单”制度和联合监管机制。

上海市政协委员、上海大学教授李颖洁表示,现阶段对课外培训机构的监管主要是从事前许可、广告宣传等方面加强规范,查处取缔无证无照非法办学的单位和个人,接下来还应对培训机构的招生简章、开设课程、选用教材等实行备案制,加强监管“这口气”不能松。

民革广东省委的提案指出,现在相当一部分培训机构是以文化咨询公司等名义注册的,教育部门监管起来难度大。对此,地方政府要统筹协调工商、文化、教育、人社等部门,依法依规进行合力监管。

据新华社上海1月29日电


[ 责任编辑:李帅 ]

扫码二维码关注VWIN首页日报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