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被鲁迅写进小说的“敌人”

您当前的位置 :VWIN首页网  >> 新闻中心     来源:新VWIN首页客户端 2018-11-06 10:14:35 
分享到

鲁迅在民国的文坛上,是一个比较有个性的人,因此树敌也比较多。在鲁迅的“敌人”中,有两个被写进了《故事新编》。只要鲁迅的小说还被人说起,这两个人就将“永垂青史”。

《故事新编》中有一篇小说叫《奔月》,这个小说的写作是有背景的。鲁迅南下后,《莽原》周刊的编辑高长虹、韦素园等人之间,因为刊发稿子的问题,矛盾公开化了,于是要求鲁迅出来给评评理。鲁迅又不在那儿,自然没法管。高长虹就怒了,一边自己创办刊物《狂飙》,一边公开写文章大骂鲁迅。鲁迅有点蒙了:你小子骂我干什么呀?韦素园写信告诉鲁迅说,高长虹一直暗恋许广平,有他的“月亮诗”为证:“……月儿我交给他了,我交给夜去消受。夜是阴冷黑暗,月儿逃出在白天,只剩着今日的形骸,失却了当年的风光……”

韦素园解释,诗中的夜是指鲁迅,太阳是高长虹,月亮是许广平。高长虹是不是暗恋许广平,并因此而迁怒于不知情的鲁迅呢?我想这事,也不是捕风捉影。因为高长虹还在另一篇文章中写过这样的句子:“我对于鲁迅先生曾献过最大的让步,不只是思想上,而且是生活上。”

鲁迅听此一说,就感觉很可恶,一边跟韦素园去信说,“要细心研究他的梦,或者简直动手撕碎它,让他痛哭流涕”,一边开始构思小说《奔月》。

如果读一下小说,就可以发现,小说中,后羿教训施放暗箭的逢蒙说:“你真是白来了一百多回。”这句话,影射的是当年高长虹经常往鲁迅家跑,一周三四次,三个多月算起来,正好一百多次。还有,小说《奔月》中人物的一些话语,如逢蒙诅咒后羿“打了丧钟”;嫦娥对后羿说“若以老人自居,是思想的堕落”;使女乙说“有人说老爷还是一个战士”;使女辛说“有时看去简直好像艺术家”等,均是模仿或挪用高长虹攻击鲁迅的话语来进行反讽。

可以说,如果高长虹没有公开大骂鲁迅,绝对不会有《奔月》这篇小说。

再来看《故事新编》中的《铸剑》,这篇小说创作的背后同样有一个故事。

很多人都知道鲁迅跟陈西滢吵架的事,这里补充几点大家可能不知道的事。一个是,架吵到后来,陈西滢不得不让胡适和徐志摩做和事佬,因为他的女朋友凌淑华的爸爸,看了鲁迅的文章,感觉自己这个未来的女婿人品好像有点不太好;一个是,气急眼的鲁迅拒绝调和,还回敬了徐志摩一篇《我还不能“带住”》,原因就是陈西滢在文章中,公然说鲁迅的《中国小说史略》抄袭了日本盐谷温教授的书。

说抄袭,那时候简直是骂人最严重的话了,所以鲁迅当时恼羞成怒。后来一打听,说鲁迅抄袭的这个话头,是顾颉刚跟陈西滢说的。顾颉刚算是鲁迅学生辈的人,曾经一起参与过《语丝》创办,本来关系也还好,但不知为什么顾颉刚说了鲁迅抄袭的话。事实上,鲁迅并没有抄袭,这一点当时胡适等很多人都澄清过。盐谷温和鲁迅的书也都出版了,读者可以比较鉴别。

这梁子就是结下了,巧的是,鲁迅后来去了厦门,顾颉刚也随后去了厦门。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这还不算,鲁迅的朋友张廷谦要去厦门大学求职,托顾颉刚帮忙引荐,顾颉刚不但没帮忙,可能还说了不利于张廷谦的话。然而,后来得知厦门大学已经聘用了张廷谦,顾颉刚就写信跟张廷谦说:事情已经帮忙办妥了。

纸自然包不住火,鲁迅当然也知道了此事的来龙去脉,能不生气吗?于是一边给朋友写信讥讽、大骂顾颉刚,一边构思并将其写进小说《眉间尺》,后来改名为《铸剑》。小说写的是:眉间尺半夜被吵醒后,发现一只大老鼠掉进缸里,于是本来讨厌老鼠的眉间尺,就用木棍逗弄缸里的老鼠,老半天后,那老鼠筋疲力尽了。然后鲁迅写道:“近来很有点不大喜欢红鼻子的人。但这回见了这尖尖的小红鼻子,却忽然觉得它可怜了。”见过顾颉刚的人都知道,他大概有点酒糟鼻,也就是鼻头是红色的。所以鲁迅在小说中也把老鼠写成红鼻子,在给朋友的私信中常以“红鼻”来指代顾颉刚。

关于鲁迅与顾颉刚之间的恩怨是非,已经说不太清楚了。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没有他们的恩怨,恐怕我们也就读不到《铸剑》这篇小说了。

(选自《今晚报》)

[ 责任编辑:张志新 ]

扫码二维码关注VWIN首页日报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