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像古人一样写诗

您当前的位置 :VWIN首页网  >> 新闻中心     来源:新VWIN首页客户端 2018-11-06 10:17:16 
分享到

我从事文学创作已经四十多年,早年写诗,后来又写散文、小说、戏剧和电影剧本。20世纪90年代以前,文化圈内的人都把我称作诗人。有一个秘密大家都不知道,我学习写诗的最初,不是写新诗而是写旧体诗词。

我的继外祖父是一位读书人出身的老中医,他不但医术好,书法与旧体诗词的写作也在当地颇有名气。我四岁就跟着外祖父背诵诗词,五岁时就开始跟着他对对子,从一个字开始,后来对到五十个字,他说“绿”,我对“红”,他说“绿叶”,我对“红花”。如此数年,终于培养出我对中国文字的敏感以及初步的应用技巧。大约十岁之后,我就尝试写对联、绝句。十三岁时,外祖父出城去问诊,我跟着他,对着芳菲三月,外祖父给了《春景》这个题目,让我写五言绝句,我脱口说出“花如初嫁女,树似有情郎”这样的句子,外祖父大加赞赏。但是,一个十三岁的少年,确实不知道“初嫁女”应该是个什么样子,之所以能这样写,应该是数年进行诗词语言训练的结果。

几年之后,我成了一名下乡知识青年,村子里让我办黑板报,我的诗词写作立刻受到了限制。我无法在规定的句式、格律、对仗中完成对生活对象的描写,比如说“阶级斗争”“农业学大寨”这样一些语言,的确没有办法进入格律诗。由此我认识到,旧体诗词写作的年代,适合传统的农耕文明时代。进入工业文明之后,传统诗词不再可能成为表现生活的主流文体。随着时代的变迁,我们的文学样式越来越散文化、自由化,这就是我们的中国古典文学为什么从《诗经》、汉赋、唐诗、宋词、元曲到小说是一个逐步散文化的过程。到现在的电影、电视、网络文学的出现,从中可以看出,主流文学的走向越来越复杂,离传统的诗词越来越远。

但是,有一点要特别指出的是,虽然旧体诗词在描写现代生活时毫无优势可言,但在抒发感情、描写心灵的领域里却具有无与伦比的优势。支撑现代社会生活的,是政治、科学和经济。这三大领域,表现可以说是日新月异,每一年,都会有很多的词语诞生,也会有很多词语死亡。对于一个习惯于过传统的生活、愿意与自己的心灵对话的人,这种现代生活很无奈。大约在十五年前,我在一篇散文里就说过:“对于喜欢心灵生活的人来说,科技是一场瘟疫!”今天,我们再也不能驾一叶孤舟到江湖中去,也不能坐一辆牛车优游在乡村泥泞的路上。但是,我们面对一朵花的开放、一片秋叶的凋零,同李白、杜牧、王维、苏东坡等唐宋时代的伟大诗人所看到的春花秋叶,并没有什么两样。在物质的世界里,我们无法传统,但在精神生活中,我们完全可以排斥现代。描摹心灵生活,旧体诗词不但不会让我们捉襟见肘,反而让我们的感情变得典雅起来,古朴起来。

从二十岁开始,到三十五岁,我基本上是以新诗写作为主;三十五岁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是新诗旧诗都写;五十五岁之后,我几乎只写旧体诗词了。原因很简单,当我不再想在生活中扮演强者,我便愿意过恬静的心灵生活,在这种生活中,读古人的诗,然后又像古人一样写诗,便是一件非常有乐趣的事。

(摘自《文人的贵族精神》 熊召政)

[ 责任编辑:张志新 ]

扫码二维码关注VWIN首页日报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