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长篇小说选载

夏姬传(二)

您当前的位置 :VWIN首页网  >> 新闻中心     来源:VWIN首页晚报 2018-11-08 09:26:34 
分享到

■柳岸

屈巫到郑国时,已经是来年的二月底,见过郑伯兰转述了楚王修好之意。郑伯兰虽然是亲晋派,但是晋国眼下自身难保,怎么能庇护郑国呢?难得楚国遣使结好,自然是隆重接待。

郑伯兰飨宴屈巫时,让公子归生为傧相,公子宋前来陪同。飨宴之后,公子宋和公子归生一起陪着屈巫回到馆舍。

时值郑国的上巳节将至,屈巫早就听说过郑国的春浴节会甚是特别,便向两位公子询问了关于节会的情况。两位公子绘影绘声地描述了节会的盛况,屈巫不禁心动。原本多喜女色、好习彭祖房中之术的屈巫,便想借机到春浴节里看看。两位郑国公子也知道屈巫在楚国的地位,都想陪同他逛一逛春浴节。屈巫只想随意而行,便婉言相拒。

屈巫只身来到了洧水岸边,被这里的春色美景所吸引。更让他瞠目的是,春浴节里郑国的名媛民女,无不身着盛装,打扮得花枝招展,令人眼花缭乱。他的目光如神龙畅游,迅捷灵动,不停扫射,寻觅着心仪的女子。如此开放的郑国,让荆楚使臣叹为观止。

屈巫在洧水岸边的美女里游荡,这景色实在太诱人了。他像本国人一样,手里握着一枝兰花,公子宋曾告诉他,在没有找到心爱的女子之前,必须手持兰花,找到意中人之后,就要摘一枝芍药赠予对方。倘若看到对方手里持着芍药,说明人家已经有了意中之人,不便打扰。

屈巫在这神奇的民俗里搅着,心无定意,漫无目的,陶然怡乐。他看到太多的女子,眼花缭乱,竟然没有遇上一位心仪的。屈巫继续漫无目的地游荡,看到很多年轻人都已经手握芍药,牵手去了对岸的桃林,心中不免微许失落。一群肆意嬉笑的男女迎面走来,屈巫便朝水边靠了靠,让他们先过去。

屈巫靠近水边走着,眼睛突然被定住了一般,再也无法游离。那是一个让他心颤目眩的惊艳,一个绝非人间俗世之女子。清雅如出水芙蓉,高贵如含苞牡丹,娇艳如桃红杏白,神韵如兰姿梅骨。她的装束更是绚丽夺目,桃红的上衣,碧绿的裙裾,犹如花神从天而降。他的眼神再也无法从她身上挪开,仿佛一挪,她就会消失。

起初,屈巫的眼睛紧紧盯着那个目标,跌跌撞撞地穿过人群,向那女子走去。他想,他见到那女子,一定要摘一枝芍药赠她。这样的女子,一定是上天送给他的礼物,他决然不能错过。不料,他刚刚到了那女子身旁,她便起身,脚下一滑,扎向河里。真是天降机缘,他一把便抓住了她。他看到了那女子眼中的光亮,如烛光一样的飘忽,还有她闪动的眉毛,宛若会说话的精灵,他从未见过如此生动的脸庞。

她道谢时的娇羞,声间的甜润,都让他心潮澎湃。她与他目光的对视,犹如阳光照耀水汽,瞬间升起了彩虹,一下子照亮了他的身心。他坚信,这色彩斑斓的彩虹,犹如神光一样,也一定会照在她的心里。

他想让她等一下,他去摘一枝芍药赠她,还未及开口,她就说让他等候。他只好这样等候了,她一定是去摘芍药给他的。他也想去摘一枝芍药花啊,又怕离开了她找不到他。

起初屈巫满怀喜悦地等待着,渐渐地,心里焦急起来。她的背影被一个男子挡住,倏忽之间不见了,淹没在茫茫人海里。他不时地远眺,在她身影消失的地方搜寻,期盼有奇迹出现,那消失的身影会重新回到他的视野。

时间像洧水一样地流淌着,游人在心欢意畅之后渐渐离去。太阳好像已经疲惫,无精打采地悠悠西坠,那消失的身影再也没有出现。望眼欲穿的屈巫,不禁思忖,那女子怎么了?为何还不来?她说让他等候,怎么可能不来?即便不赠芍药, 也应该道别一下吧?毕竟是他救了她。郑国,华夏肇始之地,甚重礼仪,怎能不回一“谢”呢?她一定是有什么事情绊住了。

屈巫心急如焚地等待,再也无法安定下来,开始在那里晃动,不停地原地踱步。

夕阳越来越大,越来越红了,像吸盘一样收纳着光亮,天色越来越暗。洧水两岸的游人,越来越少。屈巫还在那儿等啊,等啊。他孤单的身影,浸泡在夕阳的血红里,像一只躺在血泊中的苍鹄。

最后一个游人也离去了,洧水两岸空旷而寂静,寒气慢慢地袭来。空中的花香依旧浓烈,盛开的花朵肆意怒放,继续着生命的盛衰。河水载着花瓣,依旧欢腾而去,寻找未知的归宿。

屈巫不禁打了一个寒噤,他要继续等下去。

黄昏不约而至,洧水上方飘起了一层白色的薄雾,夜纱遮住了洧水两岸的美景, 屈巫还在等着。等不到那女子,他是不会走的。

洧水岸边的春夜,透着不为人知的诡异,青黛的天幕,空中的繁星,远处的黝幽,四处的虫鸣,枝叶的挤撞,像一张硕大的网,把屈巫罩在中间。

屈巫传奇的一生,便从洧水边那句“稍候一刻”起始。

太阳从西方坠落……又依然从东方升起。

当屈巫的脸上照到第一缕阳光时,他知道,真的等不到她了。因为春浴节只此一天。

阳光照得他脸上痒痒的,他使劲地揉了揉眼睛,又用手揪了揪自己的脸颊,火辣辣地疼,确定这一切都是真的。眼前的洧水,依旧如昨日般美景怡人,他弯腰捡起一枝被弃的芍药,因为被露珠滋润,花朵并未凋萎,他把它放在自己火辣辣的脸上,清凉即刻透进肌肤,他确定这一切都是真的,那红衣女子确实出现过。

屈巫万般失落,他有王命在身,必须离开此地。按照聘礼,离开郑国之前,他要往郑伯宫中辞谢。

他没有想到郑国的春浴节,让他落得如此遗憾。这女子一定是他一生的情缘,不然他为什么会生出这样的思念和牵挂。他见过楚国无数绝色女子,却不曾有过这样过目不忘的感觉。他一定要找到这位女子,无论如何都要找到她。可是,在这异国他乡,他不过是个使者,要寻找这位女子,谈何容易。

在洧水边等候一夜的屈巫,当朝阳渐升渐亮时,便顺着洧水往东而去。他并不甘心这样离开,倒要看看这神秘洧水的模样,期待着有奇迹出现。至于辞谢,他可以晚些时候。

屈巫沿着洧水,迎着朝阳,向东而去。走着走着,看到一片开阔的水域,这正是洧水与溱水交汇处。两条河水在这里交汇一处,然后朝着东南奔腾而去。交汇一处,它们便不是它们了,合称洎水。

屈巫愣愣地望着欢腾而去的洎水,心里好痛,为什么两条河就能合在一起,而他却等不到那女子?他抬起右手,出神地看着,这里仿佛还有她的温度。这个神秘的女子,究竟去了何处?她有何事不能赴约?她说“稍候一刻”,他已经候了多少个“一刻”了,她究竟在何处?又是何人?究竟是人还是神?

屈巫越过洎水继续往东走,前面便是溱水了。

清晨的溱水上,飘荡着一团团轻薄的雾霭,两岸草木葳蕤葱茏,四周清幽寂静。前面是一片竹林,屈巫并不想拐弯,径直走了进去。他顺着一条小道,不知不觉进入竹林腹地。

远远地,他看到了神奇的一幕。

[ 责任编辑:窦娜 ]

扫码二维码关注VWIN首页日报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