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拾狗

您当前的位置 :VWIN首页网  >> 新闻中心     来源:VWIN首页日报 2018-12-21 09:45:15 
分享到


段世东


那一年,老言遇到奇事儿了。


说起老言,那也不是一凡人。退休前他是一家省级媒体的编辑部主任,高级记者职称,在业内知名度非常高,口碑更好,拥有着数以万计的读者,用现在时髦的词儿,那叫粉丝。


说起老言的退休,那也是一把一把的辛酸泪。有句老话怎么说来着,“没事儿别瞎折腾”。有天晚上老言做了个梦,梦见和珅了,具体梦境是和珅在狱中手捧三尺白绫登上凳子要悬梁自尽。“咣当”,那板凳倒地的声音将他从梦中惊醒。嘿,你说你做梦就做梦吧,自己知道就得了,往外瞎说什么呀。心痒难忍,对这个梦好奇而又百思不得其解的老言,上班后猫抓心般地悄悄告诉了一位自己很信任的同事,并再三嘱咐,千万不要外传,保不齐会伤了谁呢,免得节外生枝。


一个多月后,还不满58岁的老言,被宣布因身体原因,提前退休了。


对于提前退休,老言倒也想得开,本身这匕首投枪的活儿也不好做,提前退了倒也落得个清闲。退休生活唯一让老言不适应的是,没了工作时的劳心费神,没了单位里的卑躬屈膝,没了同事间的欢声笑语,他一下子清晰地感到了一种难以忍受的孤独。


老言早年在部队当兵的儿子在一次抢险中牺牲了,那时老婆业已没了例假,也生育不了了,只能眼睁睁地瞅着儿子的烈士证展望余生的幸福生活。前两年,思儿心切的老伴儿收拾收拾行囊投奔儿子去了,就留下老言,意志坚定地独守阵地。


孤独说到底它也只是一种情绪,一种因环境改变后心理的不适感,只要多忍耐一些时日也就习惯了,更何况他老言毕竟是内心世界丰富的文人。不过,再孤独,再寂寞,再无聊,老言是绝不会去跳什么广场舞的,也绝不养猫养狗,老言瞧不上这口儿。他做什么?这不,学画画、练书法、重新背诵毛主席诗词。您还别说,年轻时读毛主席诗词,读到的是气势恢宏、大气磅礴。嘿,到老了,再读毛主席诗词,老言竟然读出了另外一番景象和滋味。每每吟诵毛主席诗词,老言已略显沧桑的脸上总会流露出一丝怡然和别人难以体味的深邃。几年下来,整个退休生活也让老言给拾掇得满满当当香气缭绕。


可,有一年老言遇到奇事儿了。什么奇事儿?


话说那年初冬的某一天傍晚,西边的太阳就要落山了,夕阳将天空的云朵染得金红金红的,也将从纸墨斋买纸墨出来匆匆往家赶的老言的身影往前扯得老长老长。正走间,老言无意间发现,他影子的左边忽然出现了一个头的影子,确切地说,是一个被夕阳拉伸变形了的狗头的影子,时隐时现。顺便交代一句啊,老言和作者我一样,是一个无神论者,心底无私从不惧怕什么妖魔鬼怪。既然发现了那个被夕阳拉伸变形了的狗头的影子,按照常理,任谁都会扭头往后瞅一瞅的。老言也是常人,也遵循常理。


老言瞅明白了,跟在他后边的,的确就是一条狗。这条狗,是条土狗,就是我们中国本地的那种。这狗,毛色金黄,体态匀称,面色和善,眼光温柔,脖子里还套着一个金色的项圈。这是一条惹人喜爱的狗。可是,老言是个有些高尚情操且有追求有理想的人,虽然老了,但年龄不可夺其志。扭回头,老言继续往家赶。可也就奇了怪了,那条狗坚定不移地跟在老言身后,没有任何一丝想要离开的意思。


“咣当”,老言关了防盗门,又若有所思地从防盗门的“猫眼”往外瞅了瞅,只见那狗,就卧在他家门口,眼瞅着“猫眼”。


简单吃过晚饭,先画了几幅画,又临摹了一个多小时的圣教序,又吟诵了几首毛主席诗词,老言满足地进入了梦乡。


后半夜两点,老言准时“起夜”。从卫生间出来,他下意识地走到门口,从防盗门的“猫眼”往外瞅了瞅——那狗,姿势没任何改变,还是痴痴地瞅着防盗门上的“猫眼”。


老言的恻隐之心油然而出。


就在那狗欢快地跑进来的一刹那,老言的心里清晰地柔了一下。


这肯定是谁家狗丢了。老言心想,指不定人家该多着急呢。也顾不得是深更半夜,老言给狗拿来了他自己没吃完的饭菜,又用自己已经不再使用了的杯子倒了一杯温水。然后从卧室拿来手机,前前后后左左右右,给狗拍了四张照片,发在了他的微信朋友圈、微博和本地的一个知名论坛,还留了他的手机号码,帖子题目一律是“招领启事”。之后,老言继续睡觉,而那狗,就卧在老言的床边。


一周过去了。 一月过去了。 半年过去了……


老言“招领启事”的帖子下边,愣是没有一个跟帖的,老言的手机倒是响过几次,不过都是纸墨斋老板打来的。


就在这些时日里,那狗成了老言的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小跟班儿,可以说是形影不离。


慢慢地,老言也就习惯了。对那狗,老言说不上喜欢,因为他是有理想有追求的人,别看老了。但,老言也不讨厌那狗。


时光就这么有滋有味也有狗地过着,几度春秋几度风寒,老言早已忘记了时光概念。


是那一年,春风,刚刚吻醒了第一朵迎春花,根儿还没死的野草还没来得及伸出头。哎,就是这个时节的某一个晚上,简单吃过晚饭,先画了几幅画,又临摹了一个多小时的圣教序,又吟诵了几首毛主席诗词,老言满足地进入了梦乡,而那狗,就卧在老言的床边。


当接到邻居报警的警察弄开老言防盗门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多月以后的事儿了。


老言安详地躺在卧室的床上,面容恬淡。


那狗,就静静地卧在老言的床边,神态,如释重负。


[ 责任编辑:刘艳霞 ]

扫码二维码关注VWIN首页日报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