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父亲

您当前的位置 :VWIN首页网  >> 新闻中心     来源:VWIN首页日报 2018-12-21 09:45:52 
分享到


杨敏


父亲年轻的时候是出了名的青年才俊,用我妈的话说就是“小白鞋,外束腰,肩上背个包,几条街都找不出比他更帅的。”父亲懂音乐,会好几样乐器,小提琴、秦琴、二胡、口琴、扬琴等。闲暇之余,父亲总是拿出挂在墙上的小提琴或二胡拉上一曲,而我总是仰着脸坐那儿听……


小时候的冬天可真冷啊!房顶上能看到一尺多长的冰凌,屋后的坑里结了厚厚的一层冰。顽皮的哥哥带着我去冰面上溜冰,回来后,哥哥被父亲狠狠揍了一顿,还罚跪半个小时,但是父亲不揍我,从来不揍。一到冬天,我的双手就会冻伤,肿得像蛤蟆,裂开的口子张得跟小孩儿嘴似的。而父亲,只要一见到我放学回来,第一个动作就是解开棉衣,把我冰冷的小手放在他的腋下,给我捂热。


小时候,家家户户都是用暖水瓶装开水的。我每天就帮家里烧开水,冲进暖水瓶,然后习惯性地用一只手抓着暖水瓶的瓶嘴儿拿进屋里,每次父亲都会警告我“拿下面的把子,别掉喽!”每次都说,每次都说。而我每次都照抓不误,并不理会他,时而还冲他嚷一句“掉不了!”终于有一天,“啪”的一声,装满开水的暖水瓶碎了一地。父亲跑过来,看了看我说:“烫着没?”我摇了摇头,以为父亲肯定会狠狠责备我这个不听话的小孩儿,结果父亲什么都没说,但我已经深深意识到自己错了。


父亲最喜欢参加我的家长会,用他的话说,特给他长脸,只要老师一朗读我的作文,他就会对旁边其他家长说,这是我闺女写的,然后一脸得意!和父亲在一起最幸福的时光是中学时期,受他影响,我也能玩几种乐器,虽然不精,倒也能成曲儿。父亲常常与我合奏曲子,我弹吉他或电子琴,他就用小提琴或口琴跟我合奏,一曲《乡间的小路》成了我俩的经典,常常引来邻居欣赏。


父亲40多岁的时候,得了一种叫帕金森的病,这种病无法根治,只能依靠药物延缓病情的发展。好在初期症状,只是手不停地颤抖。


终于有一天,我要出嫁了,父亲哭了,他的小棉袄就要离开。听母亲说,在等待我三天回门的日子里,父亲每天都不怎么吃饭,每天都会莫名发呆,第三天更是一大早就坐在门口等我……


后来,父亲病情一点点加重,行动迟缓,转身困难,起步困难。能行走的距离也越来越短,慢慢地,老年痴呆的症状开始呈现。有时候,明明刚吃过饭,我去看他,问他吃饭没?他就一脸委屈道:“没有,你妈不让我吃。”我就笑着赶紧给他再弄一点吃的。有时候,他还会拉着我妈我哥去邻居家找他所谓的“保险柜”,邻居们都知道他有病,就配合他演戏。


父亲的老年痴呆时好时坏,时而清醒时而糊涂,常常闹出许多让人啼笑皆非的事儿。


他有时会莫名其妙地对我哥说:“我给你买了辆车,红色的,在咱家门口停着呢?你赶紧看看去吧,可好看!” 我哥明知道他瞎胡说,就逗他:“多少钱买的?咋开回来的?” 父亲就眯着眼睛说:“好几十万,可贵,我自己开回来的。” “你一没有钱,二没有驾照,三出不了家门,车是自己飞咱家的吗?”哥问他。这时父亲就会自言自语:“对啊,我咋开回来的?我想想,我想想,我咋想不起来了呢?”后来又出现了给我们买房、买别墅的笑话。谎话说多了,也就没人信他的话了。


一次,快过春节的时候,我从银行给客户换了几万元崭新的人民币,都是小面额的,装了一大包,因为急着出去办事,就近去了母亲家。当时父亲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我就对他说:“这是我给客户换的新钱,先放我妈床头,我妈回来您给她说一声,我有急事先走了。”结果,到了晚上,父亲对我哥说:“咱家床头有一大包钱。”我哥说:“这老头又说胡话,哪里来的钱?”父亲说:“真的,不骗你!”我妈听到笑他:“你想钱想疯了吧,天天都是钱钱钱,咱家哪来的钱啊?”父亲委屈地说:“真的,不信你去看看,还都是成捆的新钱。”后来我哥去床头瞄了一眼,抱出来一大包钱,眼泪都笑出来了,对我妈说:“还真有钱。这老头天天没一句实话,瞎话篓子一大筐,轻易不说一回实话,今儿个好不容易说了回实话,还没人相信他。”


还有一回,父亲趁母亲出去买菜,把我和哥哥叫到身边郑重其事地说:“给你们说件事儿,别跟你妈说啊,我给你俩每人准备了一百万,不偏不向,都一样多,别叫你妈知道喽。”我一听,心里窃喜,暗自揣测:“这老头啥时候偷偷攒恁多钱啊!”随口我就问了句:“钱呢?搁哪呢?”谁知,接下来发生了戏剧性的一幕,父亲说:“钱不是给恁俩了了吗?咋还给我要?一百万还嫌不够啊?”我和哥哥再次笑出了眼泪:“得了,又是胡话。”空欢喜了一场。


再后来,父亲卧床不起。可怜我平凡而伟大的母亲,伺候生病的父亲整整三十多年,一个女人能有几个三十年?有时伺候累了烦了,也会抱怨几句,也会骂几句,然而一转身,就又给父亲翻身擦洗做好吃的去了。身体硬朗的母亲,硬是被父亲拖累出了一身的病痛,虽然我和哥哥也极尽所能地帮着照顾,可母亲总说,夫妻照顾起来更顺手。这种身心的劳累和疲惫,没有长年照顾过病人的人是永远体会不到的。


再后来,父亲越来越像小孩儿,再后来父亲慢慢开始出现幻觉,再后来,再后来,就没有后来了。


夜深人静的夜晚,抚案习文,转头看见了墙角的吉他,想起了儿时与父亲常合奏的那首《乡间的小路》,起身推开窗户,抬头望了望夜空,深吸一口气,内心开始呼喊:“爸,您在天堂还好吗?只想告诉您,我想您了,想您了,下辈子我还想做您的女儿……”


想着……想着……竟想出了满眼的泪花……


[ 责任编辑:刘艳霞 ]

扫码二维码关注VWIN首页日报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