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阿慧:用摇晃的时间呈现绵延不尽的生命气象

来源:VWIN首页日报

作者:

2019-01-18

王冰

在中国当下的散文家中,阿慧是一个勤奋、认真、颇有天赋的作家,也是一个在散文写作中紧贴地面,散发着地气的作家,更是一个用生命用力写作的作家。不论其他,但就她随着河南老乡去新疆的棉花地里,与他们同吃同住同劳动,在地头、田间、住地,与摘棉工们真诚交往,就必然使得她创作的散文与众不同。读阿慧的散文,能发现诸多优点,其中有一点很是突出,就是阿慧散文中摇晃的时间。她用自己的文字营造了一个个在时间中摇晃的情景,使得她散文中的时间也变得飘渺不定,从而具有了文学中的审美特质。

我们知道,在现代散文中,叙事作为基本的手法,使得散文中的时间与小说中的时间一样,在写作实践中自然成为了一个重要的问题。与古代传统散文相比较,现代散文很重要的一个特质就是散文叙事的完整性被打碎了,由此使得散文家的直觉思维与事实上呈现出的散文,出现了时间上的落差。正是这种落差,使得作者笔下的散文变得摇曳多姿,呈现出不同的色彩。而阿慧的散文也是如此,我们能够透过她细腻灵动的文字,看到她散文写作中时间的摇晃,以及在破碎的时间中要表现的世事变化和人生起伏的七零八落。

可以说,阿慧的散文是其对所经历的、或者所见到的、日益复杂无序的现在的一个映射和回应。在其散文创作中,阿慧看重的不仅仅是事件的真实时间,更是她作为散文家对心理时间的强调。 她用她写作散文时的心理时间,弥补了现实时间带给散文创作的不足和缺憾。阿慧以一种自己心理特有的散文时间结构方式,进行着一个主体性的作家个体对世界悲情却又温暖的表达。可以说,时间性既是阿慧写作散文时使自己入迷的地方,又是她的思维自觉脱出秘境的开始。由此,她的笔下便出现了一个多元的、带有跳跃感的世界。也就是说,阿慧在对时间进行情感和理性处理的叙事中,使自己的情感和文中人物的情感相互交错,在其内在具有因果关系的经验范畴之内,又建起了一个自己很难脱出的回望中的世界。于是,虚构的时间与现实的时间,同时在阿慧的散文中出现了,她试图通过时间维度的交叉,实现她复杂的散文创作。因此,可以说,阿慧既是散文时间的漂移者,也是散文时间的坚守者。她或者坚定于时间的牢笼,或者通过时间主题来对自己记忆中的世界进行诗性观照。于是,她散文的时间是走向哲学化的时间,她写作时心态的从容,就是她人生模式与时间结构关联出的一个新的空间。

一般而言,散文家直觉思维的非逻辑性,使得散文体现出一种写作的非时间性,它往往强调的是一个散文家在俯仰之间的天机自流。比如,古代文人在为文时,一瞥之下,就有可能使一个作家的主体和外在的客体之间融汇交通,由此进入心灵顿悟的情境中。陆机曾感叹:“虽兹物之在我,非余力之所戮,故时抚空怀而自惋,吾未识夫开塞之所由。”由此可见,阿慧散文的秘诀就在于对往事时间上的开与闭、通与滞,思维的缓与急。由此,她才能写出人生“时有终始,世有变化”的奥妙。而阿慧散文的“日新之流”,就是往事如烟,就是什么都留不住,只有凭借一种特别时间意识,将其在摇晃的情景中呈现出来,最终赋予散文一种更为广阔的忧伤意识和生命的深厚内涵。也正是因为阿慧的散文是朝着这个方向去的,才使得她的散文既有诗意的表达,又有理性的认识和把握,是一种情与境交织成长的融汇,情感便在时间的摇晃中如水东注,让人动容。

因此,阿慧是一个在生命的摇晃中进行写作的散文家,也是一个能够在摇晃的时间中写出散文佳作的散文家,她在摇晃的时间里呈现出了一种绵延不尽的生命气象。②8

(作者为中国作家协会鲁迅文学院培训部主任,副研究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责任编辑:窦娜]

VWIN首页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VWIN首页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