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光 芒 (上)

来源:VWIN首页日报

作者:

2019-03-08

邵六

“他们几个对全乡的扶贫工作都作了安排,我最后再重点强调几句:各村第一书记、村支书回去后,要把最近国家新提出的‘扶贫先扶志’‘精神扶贫’宣传好……”每天早会后,乡党委书记都要把重点工作强调一下。

从乡里回村的路上,杨浩嘴里一直在念叨:“精神扶贫,精神扶贫,扶贫先扶志……”突然,一巴掌拍在正开车的村支书腿上,说:“有啦,有啦!”“有啥了?你一惊一乍的,这回没因二蛋挨批就不错了。”村支书放慢车速说。

村支书说的二蛋,是他们桥庄村的一个贫困户,今年四十出头,家里三口人,一个傻媳妇,一个上幼儿园的儿子,穷得盗贼到他家也会伤心含泪离去。自从国家有了扶贫政策,经村民推荐,村委筛选,村支部公示,二蛋分数最高,成为第一批贫困户。村里按国家要求逐步落实了相关政策:给他家通了自来水,修缮了房子,铺了院里的地,还给他们三口买了保险,小孩也享受每学期500元的生活补贴……帮扶人员也给他送来自家用不着的旧衣物。二蛋家的生活环境改善了,生活水平也提高了一大截。但是,每当上级调查帮扶成效时,他不是说这也没有,那也没有,就是说这也不知道,那也不知道。为此事,乡里不少受批,乡里挨了批,村里更不用提了,还因此换了两任第一书记,杨浩是局里驻桥庄村的第三任第一书记。

杨浩初来时,就二蛋的情况与上两任第一书记进行过交流,也与村支书进行过沟通。但他不违规也不犯法,都拿他没办法;也问过他到底想干啥,二蛋说不想要你们给我铺院子,也不想要自来水,也不想要小药箱(医疗帮扶的便捷药箱),我想让你们给我酒喝。为了让二蛋在上级暗访时说实话,帮扶人也不少想办法。给他弄两瓶酒,他当面说得头头是道,还感谢党的政策好,让贫困户得到了实惠呢。但到了调查组落实情况时,还是如故。你说这事让人心焦不心焦?村支书提起这事也是头皮发麻。

杨浩去二蛋家不知多少次了,二蛋有时在家有时不在。有一次,他想去二蛋家打扫一下院里的卫生,拉近一下距离。杨浩拿起断把子扫帚扫院子,靠墙半躺着打瞌睡的二蛋抬起眼皮看了看一声没吭。杨浩是咬着牙扫完的,放下扫帚离开时,那股腥臊味熏得他差点吐出来。这时,二蛋不阴不阳地说了句:“领导有烟没?弄根呗,扫那弄啥?”杨浩气呼呼地扔给他一盒,没有理他就离开了。“领导慢走,下次来时弄瓶酒呗!”二蛋得意地说道。

有个周六,杨浩正在给二蛋家的烂窗户钉塑料布,二蛋上幼儿园的儿子放学了。看到小孩的脸脏兮兮的,也不知多少天没有洗过了,手像乌鸦爪子,杨浩心里很不是滋味,放下手中的活,接了一盆水给孩子洗了手脸,问了问孩子在学校的学习情况。窗户没钉完,杨浩一句话没说就沉着脸走了。这次,坐在三条腿的凳子上、跷着二郎腿的二蛋,放下腿想站又没有站起来,说了句:“老杨,你慢走。”杨浩一怔:不对,这次没要烟呀?

又一次,周一的上午,杨浩把自己孩子小时穿的老婆没舍得扔的衣服找了几件带到了二蛋家。二蛋端着饭碗靠着门正在吃饭。杨浩接了一盆水,给孩子洗了手脸,换了一身干净衣服,捏着鼻子,把换下来的衣服放进垃圾袋扔到了外边的垃圾堆。“来伯伯送你上学校。”“哥,让他自己去吧,他知道学校。闲了过来咱喷喷呗?”二蛋跟到大门口,又向前走了两步,伸了下头说。杨浩没有理他,拉着小孩的手走了。小孩子蹦蹦跶跶,跟着杨浩去了幼儿园……

“扶贫先扶志。”杨浩一直在想着这句话,也决定与二蛋好好喷喷。二蛋在靠墙角子蹭痒,看到杨浩过来就停了下来,半张着嘴不知要说什么。“蛋,我今晌午请你喝酒。”“中,在哪?”“你家!”“我家?”因手头紧,二十多天没闻过酒气的二蛋愣怔着:上级又检查了?有可能,上头好久没来了。“你把家里收拾收拾,我去去就来。”杨浩扭头走了。他到超市买了两瓶白酒、一包花生、一袋豆腐干、两盒红旗渠,又给二蛋的傻媳妇买了一袋方便面。快到晌午,杨浩到了二蛋家。二蛋的手脸都洗过了,但不干净,还有一层灰尘蒙在脸皮上,尤其是耳根后边的区域,几乎能用刀“砍”下来一层,院子也露了真容,傻媳妇满屋乱扔的破衣服、烂袜子也都收拾到了床上。八九月份的天虽有凉意,但杨浩还是坚持把屋里的小方桌搬到院里。二蛋找了儿子的作业本,撕了几张铺到小方桌上,把上级扶贫发的小药箱给自己当凳子坐,给杨浩找了几块砖放上一件破衣服算是他的凳子。杨浩把酒、花生等放到桌子上,二蛋从厨房端出两个碗。杨浩一看,这碗也不知道多久没有刷过了,几乎可以揭下来一层。他接过碗洗了足足半小时,才算看清碗是白色的还有花边,其中一个有几条裂纹。“将就着用吧,酒能消毒。”杨浩这样安慰自己。二蛋迫不及待地喝了一口,点点头又摇摇头,好像要对酒进行,但最终没有发出声。又用手捏了一粒花生放到嘴里,像久经沙场的老将,在等着对手出招——看杨浩怎样教自己向上边汇报。这样等了有几分钟,杨浩喝了一口,又给二蛋碰一下碗,示意他喝。二蛋端起碗放到嘴边没敢喝又放下,瞪大眼疑惑地看着杨浩。“蛋,你也是身强体壮五大三粗的,不憨不傻,也不少鼻子不缺眼的,咋混到这一步了?”二蛋愣了足足两分二十七秒,他没想到杨浩没按套路出招,问了这些与检查无干系的、从来也没人问过他的话。(待续)

[责任编辑:王松涛]

VWIN首页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VWIN首页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