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父亲二三事

来源:VWIN首页晚报

作者:

2019-06-20

vwin -

今天是父亲节。而我的父亲已经离开我十多年了,所以,心里空荡荡的。

我的父亲,说实话,没有任何让我炫耀的地方,他是一个其貌不扬不识字老实巴交又有点傻的人。父亲为养活五个儿子,像牛一样耕耘了一辈子,吃苦受累,没享到福就走了,至今心里一直愧对父亲。

挨打

记得我五六岁的时候,有一次和几个小伙伴到村子东北的高粱地里找甜高粱秆吃。甜高粱秆是一种废品,不长高粱,长的是一种黑乎乎的东西,秆子却特别甜,所以我们专挑这种高粱秆。结果被生产队的干部发现了,把我们几个带到村里,让大人来领,要求大人严加管教。因为损坏了庄稼,还要扣工分。

当着生产队干部的面儿,父亲让我跪在砖头上,脱下鞋子,劈头盖脸一顿揍。还好母亲很快赶到,不然我还得挨一会儿打。因为父亲下手狠,回去后母亲还和他吵了一架。

从此,在我幼小的心灵里,记住了那次挨打,更记住了不能损坏公家的东西。一直到17岁当兵去部队,我再也没有动过生产队的东西。

送钱

小时候,因为家里弟兄多,光上学的学费都不得了,家里负担非常重,所以平时上学更没有钱买学习资料。记得我上初一的时候,因为想买一本关于学写作文的杂志,跟母亲要钱,母亲说家里没钱,我气得没吃饭就上学去了。

第一节课刚开始,父亲突然闯进班里,跟老师说给我送钱。他当着班里全体同学的面儿,说:“要钱要命啊!” 班里顿时一阵嘲笑声。那一刻,我的脸臊得通红,羞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后来才知道,是母亲借了钱,让父亲给我送到学校来的。

从此,我好像一下子成熟了,真正理解了家里的难处,再也没有跟家里要过钱,就算后来结婚买房,再难再苦,也没有张口跟父母要钱。

送面

退伍后,我被安排到远离老家的一个县城工作。村里我喊爷的一个人经常开车去平顶山拉煤,路过我工作的地方。父母疼儿心切,常让这个开车的爷给我捎土特产。

一次,父亲乘车给我捎一袋子小麦面,有七八十斤。父亲下车后,找了一个推三轮车的人,把面放车上,来到我住的莲花大道。可是,父亲忘了我住哪栋楼了,他对推三轮车的师傅说:“你在这儿等我一会儿,我去问问儿子住哪个楼。”结果,等父亲回来,推三轮车的不见了,分明是跑了。父亲急得直跺脚。我看着焦急的父亲,忙安慰他:“没事,一袋子面不算啥,你没事就好。”我心里真恨那个推三轮车的,抓住了非狠揍一顿不可,对这么一个老实的乡下人也忍心下手!

我安排母亲,再也不要让父亲单独来了,父亲不识字,没见过大世面,丢了东西是小事,安全是大事。

父亲不会说,也不会表达如何疼爱儿子,但父亲默默做着的事,无不饱含对儿子的爱。记得每年春节,在我快回去过年的时候,父亲迎风冒雪,不知道往村头跑多少趟,默默坚守在寒风里,等待儿子的归来……

(张细海 项城莲花健康产业集团)

[责任编辑:牛勇威]

VWIN首页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VWIN首页24小时